生命、爱、自由

如果说畅所欲言能给人内心带来久违的满足感和安定状,我一定会说是,那是一种如出生般的婴儿包在襁褓中的平静。平静中一倾而泄,时间可以定格,呼吸从没有过的平缓,之所以这样描述诚然都是奢求,因为生命和爱以及自由的顺序排列不清,还有生命的各种欲望充斥眼前脑中,手也变得僵化,微弱的张嘴发不出言语,也无从下笔,时光在走人只在看。因人而异,正常的生命秩序沉重到窒息,渐渐长出一层茧,越是让人不得逃脱越想破它而出,向往动物界的新生,有人却幸运到真正享受自己的生活,无需逃脱而真正活着。因为爱才有的人性,恰到好处时是一种平衡,不要承受太多的爱,因那也是无形的锁链,不断的给予同时也不停的回应至他们满足,久了,便不是一个人活着。开始思考自由,直面自己内心,多些爱给自己,不去指责,不去逃避,无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许久后写文感自the hours的影评,亦是平静些心情。——即使越加沉重,也不溃逃至悬崖,但渴望顺瀑而下,放心释怀。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嬉笑怒骂彼此种种,百态一一掠过。黄灯醉人,对影自嘲,静处孤独正是一头猛兽袭来。孤独可耻与否,知者自知,形形色色恍惚一世,清醒与发梦少了些征兆,混沌便油然而生,或生了安逸。内心生起咒怨,生者何以如此无常,夺了挚友,剩了个干涸的灵魂自影笑骂,空对杯酒醉生梦死只为寻求内心平静。无时无地,只言片语何以说起,有多少事又能够解释的清,倒不如没心肺的继续混沌在这世界,嬉笑般过活,咒骂般解脱,直到终结。

——鼎,来梦里看看我,真的。

痛苦的信仰

人生在哪一刻才能得到彻底的完整,没有答案,仿佛只有一刻接一刻的尝试、折磨、经历才能领会到些许真谛。当你的内心充斥着美好愿望的同时,必将陷入痛苦的轮回,因为现状与心中景象早已天壤之别。人活着最难做到的事,就是好好活着。既已如此,喜悦时享受,苦难时承受,唯一艰难的只是坚定住内心的信仰,因为所有的信仰都须经受痛苦,就像耶稣为他的父所受的苦难那般。执着于它,就是自己的神,自己的盾,自己的救赎者。

闻香

我是想要说,“闻香识女人”可以归类于我们所称谓的经典,因为看完还有回味的余地,加之帕西诺的深度表演。其实我是要说,我确实受这部电影所影响,因此我触到更深层的灵魂。

借着酒性,再谈谈关于气味以及女人。

电影本身远没有“闻香”这么肤浅,我更惊讶于他对女人和气味超常的判断力。正像电影里所描述那样,空气中每飘来女人的香气,我就心神不定,不是因为任何原因,只是因为感官的被侵入存在着一种幻想,这种香气会匹配如何一种女性。于是我乐于享受这过程,不过,着实也只是偶遇而已,或许是因自己所处的环境,太多的女人们似乎并不在乎自己散发出某种气味,只是一味的装束和艳抹。

对于一个感官敏感且强烈的男人来说,这种气味着实让人着迷。

敬释然

四月是漫长的一个月,从坚定到抉择,从离开到回归,也许出于思考的本能,像经历了很长一段过程,以至于很多个夜晚入眠也变得困难。

我不想承认自己经不住事情的变息,但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试着把困惑的内心一点点的打开,为了能够释然,它是某种意义上的救赎,我渴望这种状态,这是我总在追求的感受,把希望寄予一时刻的翻然得到整个效应的改变。

跟随时间的流失,年龄逐渐变得无力和渺小,一直沉浸在假想中的内心强大,抉择的最终结果必然是回来,坦然而淡然。很透彻的直达内心,甚至没有无谓的抱怨与不满。因为精神倚靠仍旧在生我养我的这座城市,走在街上,惧怕的安逸,夜晚的喧嚣,白天杂乱没有章法的环境依旧反感,但竟发觉这早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无论厌恶与否,已根深蒂固。生活过程不是没有选择,或许换一种享受的方式也能美好。只是对这早已适应的一切,我一直在无谓的排斥、抗拒。为了真实与完整,我终归于平淡。

这一切我未曾料及,只是想说我是一个跟随内心的人。

人的生命太短暂,只能抓紧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敬释然。

活着

有太多时候我不知道是在受什么驱使,过往中那些已逝去的很难释怀,我为自己解释这为怀旧,倒也不是那些情情爱爱,触及到内心的人或事情往往不会像放影般一闪而过。

对过去这般在意无非是因延续到今天的现在,失望或落失。不想承认有这样的阴郁,只是以为自己一直会想念,因一去不在的愤恨和不如以往的现状。

其实在漫长的过程中,有那么多可以顺从而变为习惯,也可丢弃再重新拾获。

但有些人无法重新生长出新的。

我也逐渐明白,因为无法想象的逝去,

再也不会有凌晨昏暗光线下的倾诉,

不会有期待中迟到的一次醉酒,

不会有如此契合的另一个性格。

只能是,逝去的安详,活着的茫然。

如不,终会倒在一片滩涂

没有征兆的启示瓦解了仅存的信念,似信仰非信仰的眼神游离在乱绪中,又是一次打不开的盲境,还是又一次的陷入海市蜃楼。

孤独深处涌来黑暗的吞噬,遮盖住了一切,再强大的内心也撑开不了双眼。看的见记忆,摸不着过去,时过境迁的种种已物是人非,因一去不复,因人因事,想念化在心里,消逝的过程竟也如此疼痛。美好渐行渐远,闪烁不清,一刻也得不到完整的灵魂充满于躯体内丧失了内心...

很像潮水高潮时涌过又退却后的滩头,结果就是,拖沓的活在这片滩涂中,一直泥泞,一直。

于是,有人发明了逃离,受到光明的启迪;有人实行了逃离,到达宁静一隅释放心中妄然,灵魂得以栖息,获得光明的永生。

2.21end. Mark

很长时间的压抑,折磨,低落,疯狂,无助,痛失。一点一点的悄无声息地刺入内心,面对镜子时只能是一张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面孔,散发出令人憎恶的气息,没有不堪的内心只有无助的灵魂。于是,我刺向镜中的那张脸,碎裂声中我看见一个毒疮也同时被戳破,毒脓在碎片的崩裂声中喷泻出来,流了满地。很黑,很痛。生命像是幻觉。

再也不会有无谓的惦记,不会有低廉的关心,不会有奢侈的向往,如此与以往不相符的卑微和下贱足以弥漫至全身,够死好几次。无论多么的想给予和承诺都显得幼稚与苍白,最后能拔出来的只有疲惫无力的内心。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危及到对面的幸福,都结束了,即使一阵剧痛。紧接着的是封存幼时的回忆,为了不再丢失残余的纯真,若人生只如初见会美好太多。没有更多的祝福,那只会显得妄然。没有什么比行为来的更加确切。

即使倾诉的再多,也无可适从。还是让无力的言语化为内心坚定的信仰。
BLOGCN可能一时半会儿是离开不了,这里承载了太多的记忆。对博客系统纵然是失望,但搬离无疑是个巨大的工程。暂且如此吧。

dawn-breaks111

油然升起的状态顺势淹没了整个内心,幻化的再次汹涌,贫瘠的身体注入了臆想的力量,疯魔到以为被救赎,再次愿意被陷落取代沉寂。释放出假象的气力获得一个小丑的角色,又或者愿意藏进深渊看自己那出情景喜剧。

有孤独就有深渊,有空虚就有陷阱,假如有人愿意,也能一概而论,也可以甘愿看见深渊和陷阱。

某句话、或人、或事再心起涟漪,举起高傲的头颅,强努假象的力量,想上进,想给予,想被救赎。打破内心的寂静,寻求外界的源力获得对自身的肯定,持续这不齿的一切。宁静没有一片刻,即使是梦境也诸如此类。

没有用来肯定的信念,只有耳边繁杂而迫不及待的话音中夹杂了依赖般的小孩声,尖锐般的直刺进大脑,很静很疼。
于是我看见了一个挣扎的人形,无法言语,多说出一句,也令人生厌。不声不响,只待春暖花开。
平乏的依然没有主题,因为该有这主题的人像似丢了灵魂,残留的心智却还在继续。

140565

岸边隐现出的温暖

这是一次无病呻吟,或者又只是单纯的文字宣泄。因为有人不能直视他的现实,因为有人想挣扎出一个答案,因为有人知道不能有结果,因为有人感受到的温暖是真的存在。

于是他再一次确认不是怀念产生的来源,从某一刻起就不断再升温,暖流从内心洋溢至全身,温暖到满足。这一切让他仿佛看见了一只手,在漫长的漂浮中抓住他上岸,他被救了。但这一切似乎来的太快,他不能再喜悦,需要控制住内心的扩张,尽管这不可能做到,否则一切都会失控。呐喊着无数遍的声音在响起,不能有结果,不可能会有结果。尽管他无法抵挡这一切。

生活的美好在于无所畏惧的向往。
我只是无法将我的视线离开她,我不能。因为温暖。

状态,更多时候难以修辞

我很愿意相信当下的环境将逐渐清晰,但愿这不是一段臆想。一直想要一个人在路上,来自安逸的矛盾,却越发力不从心。不顾一切的奔往异地,强迫自己要摒弃,要向往,要人生,就为了那一点意念。只待轮廓慢慢明晰起来,或待衣锦还乡,原来我也热爱故乡。生命太短暂,不能像从来就没有活过。

没有更多的情绪用来泛滥,又身处如此虚伪厌倦的环境,并不想去判断什么,至少看的清楚真实中的假象。

我想要阐述救赎的意义,想必须要做一些用来救赎的事情,比如文字,音乐,人,回忆或是地方等等,要沉浸其中也要自拔,追寻内心的安然平静,在现实的艰难中不去改变本真。而现状太多繁杂碎乱,乃至空白的难以被救赎。
仍觉得生活是无数条长短高低不一线段的起伏,现在,只是某一段。

地处黑暗之湖

暗黄低沉的月光映射出一道鬼魅的倒影,瘫坐的倒在黑暗湖泊之中,死寂般的安静希望无处可觅。沉默中爆发的力量,摧毁天与地,混淆空气与海洋,无所畏惧穿越直面我们的荆棘丛,受难换来救赎,黑暗迎来光明。到底靠什么来信仰,没有任何事物比欺骗更加卑微,尤为欺己。轨迹产生生命的迹象,依靠活着的假象维持信仰,好让臆想不再偏失或不曾偏失。多么的规律而美好。
于是随处可见那幻想出的希望,迫使自己证明自己正在追寻着那道轨迹。

面对我的梦魇

重复再重复的播放,一首又一首的震撼,每一处节奏都打在心脏搏跳上。我被惊撼的发不出声,所有的情绪透过华丽的旋律一倾而泻,即使像我一样并不懂得全部这些作为故事而唱出的歌词的含义的人听到时,也能感受到这些节奏、旋律、起伏所发出的思想。一遍又一遍愤怒到忧伤的诉说,无奈至忧郁的情绪,以0.01秒的速度注射入我的大脑蔓延至内心,哑口无言。

当身体注入一股这样的力量时,可以说的太多了,多到无法表达自己的言行。歌词中的故事仿似人人之间的缩影,借着旋律我第一次感到如此有层次的RAP,即使不全懂,我仍从歌词中听出阿姆那饱满的人性,他把内心的悲伤和现实的无奈唱出来抵挡所受到的伤害,毫不掩饰的说明这一切,唱出我们都无法表达出的愤怒、忧伤、迷失,所有的情绪让我感动,让我内心震撼,深入我的灵魂。我曾以为随着去年那张专辑的发布他将渐渐消匿,原来他也是像一些人一样在沉积,从未离去。 

他的情感在每一次都发挥的不同寻常,像是无法用尽的能源,一直存在。总在不经意间爆发。他倾注于把他所经历的一切用尽所有气力宣泄再宣泄。

他总是能够有办法使自己的情感契合他人的,我为之感染并耗尽了所有的思考:生活就是无情的婊子,可你仍无法放弃,你有的只能是一而再的愤怒和悲伤。

其实是这些情绪让我获得了意识,因为我不想承认却存在的消沉。

我必须要振作。
可惜,可惜的是我无法跟着他的节奏把所有的这一切RAP出来。

“我无法再像现在这样过活了
因此从现在开始,我要冲破这个牢笼
我站起来,直面我的梦魇
我会做的像个真汉子,守住我的主场
我已经受够了,忍无可忍了
是时候重整河山了”

thumbCAGYGDDN1

从来就不缺失

两个月的沉默尽言很漫长,更多是杂乱无序的心绪,难以梳理,如此混沌的过程,我近乎毫无言语表达内心的状态。我热爱生活,生活却越发的戏剧乃至混乱,模糊到无法预见的前方让人心颤。如此的世间,如此的人们在坚守自己的信念,忍受一切,但愿寻求某一刻彻底爆发或是逐渐归于平静。信念以及忍耐是力所能及的最大限度的伸展,当沉积足够多时带来的必定是意想不到的瞬息。当这一切到来时,我们由小到大日益混浊复杂的生活也变得逐渐清晰而光明。变化的过程总是让人期待。
不知不觉,杰克逊已离开了一年,每听见那充满魔力的嗓音时,凝结了所有曾经的时光,都让人缅怀。

四月,没人会相信你是四月

我是谁,我在做些什么,我为什么而活着,我的信仰在哪,我为什么一直要称呼我。生活的连续性总是毫无征兆的被破坏,疼痛般的隐隐断续,无法确信当下的状态,下一分钟面对的就是恍如隔世的记忆。生活中的所有不尽然悄无声息的酝酿,发生,爆发。想呐喊却无处宣泄。所有赖以维系的情感在病态的瞬间化为丑陋,而后再归于最初的表面,平静而和谐。只要不提及,毒脓就不会被戳破,周而复始,去而复来。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毫无新意的厌倦,你从来不会知道自身的处境如何,即便知道,那也只是妄然。当这个绚烂迷彩的世界帮你把自身重新洗涤一番之后,你,还是你吗?
许久林肯公园的声音没有在耳旁响起,还是主唱那熟悉的嗓音。记起痴迷倾听他时的场景,嘴角扬起一丝笑意,那是炎热的午后和傍晚,LP的呐喊声一阵一阵袭入我的心底,不知为何,那种呼喊所宣泄出的情绪正是我无法表达的。
对于这一切,我实在不愿意再阐述真实与否的道理,但,这是不是真的真实。

29764067_e0c6drtrui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