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有太多时候我不知道是在受什么驱使,过往中那些已逝去的很难释怀,我为自己解释这为怀旧,倒也不是那些情情爱爱,触及到内心的人或事情往往不会像放影般一闪而过。

对过去这般在意无非是因延续到今天的现在,失望或落失。不想承认有这样的阴郁,只是以为自己一直会想念,因一去不在的愤恨和不如以往的现状。

其实在漫长的过程中,有那么多可以顺从而变为习惯,也可丢弃再重新拾获。

但有些人无法重新生长出新的。

我也逐渐明白,因为无法想象的逝去,

再也不会有凌晨昏暗光线下的倾诉,

不会有期待中迟到的一次醉酒,

不会有如此契合的另一个性格。

只能是,逝去的安详,活着的茫然。

回复 (0)

› 尚无评论。

发表评论

允许使用的标签 - 您可以在评论中使用如下的 HTML 标签以及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引用通告 (0)

› 尚无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