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感澎湃

其实我们活着都不易,在前行的路中多少未知的牵绊,一道一道坎儿摆在面前,有的蜻蜓点水般顺利的就能趟过去,有的使出浑身解数还不一定怎么着,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规律,也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历练才能屹立巅峰,我是个中庸的人,不指望大富大贵,只求心里有那么一块净地让我驻留,如果要说世俗在每个人身上都得到了充份的体现,我同意...我只是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不同他们一般,其实我只能坚持这种看法,有哪种年轻的心智愿意被磨合掉?或许大多时候我发泄的情感都是毫无逻辑,混淆杂乱,积压已久的情绪让我想歇斯底里:我的耳朵闭不上,可你的嘴巴可以...我是个毫无制止力的人,有些话总是在耳边环绕,如果让我形容它的话,我只能问你知道大于60分贝的声音多刺耳吗?
是的,对于这一切,我只能这样接受,因为我没有改变的能力,我就不能有更多的奢求........

文字在我手下是倾诉,是宣泄,几个月前我决定了,我不必再那样总是记录些寂寞的闲言碎语
有时候,当人们想改变当前的状态时,瞬间就改变了,而有时,却不然
有时候,我怀念湖南的夏天,甚至是那的冬天,温度的刺激确实是存在的,恍然觉得越不屑提起的记忆越埋的深
有时候,总愿意记起那些天南地北的四年同窗,来上一个拥抱,碰上一杯酒,没有比这更痛快的事
有时候,当朋友安静的坐在身边时,温暖的可以安然入睡,而宽大柔软的床,却不然

我是多么不想像现在这样坐在电脑面前头痛欲裂,"幻想"着许多根本毫无头绪的事情,自作可怜的被RADIOHEAD的旋律所感染,阅读着浏览器另一标签里安妮宝贝的文字,玩命的在喝很久前买的哥顿金
镜子里是一张满是酒色的面孔,红的吓人,充满血丝的眼球像是要爆炸,似人非人
这样很真实,至少感觉到起码还存在这世上,我是多么的虚伪,可我还活着
安妮宝贝说:颓废是破罐子破摔的东西。
从来都没有她的文字那样动人心魄
是的,我爱她的文字
09年,又该是如何奇妙的8760个小时?
我是真想看到生命像花儿一样怒放,激情像浪潮一般翻跃

回复 (3)

  1. 08:00, 2009/01/23中博网友  / 回复

    我是惠子 我合肥手机号是15155169240 失去你联系了

  2. 08:00, 2009/01/26  / 回复

    我相信在09年都会好起来的。。。
    加油...
    新的一年要快乐...

  3. 08:00, 2009/01/27乌拉  / 回复

    新年快樂!

发表评论

允许使用的标签 - 您可以在评论中使用如下的 HTML 标签以及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引用通告 (0)

› 尚无引用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