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然升起的状态顺势淹没了整个内心,幻化的再次汹涌,贫瘠的身体注入了臆想的力量,疯魔到以为被救赎,再次愿意被陷落取代沉寂。释放出假象的气力获得一个小丑的角色,又或者愿意藏进深渊看自己那出情景喜剧。

有孤独就有深渊,有空虚就有陷阱,假如有人愿意,也能一概而论,也可以甘愿看见深渊和陷阱。

某句话、或人、或事再心起涟漪,举起高傲的头颅,强努假象的力量,想上进,想给予,想被救赎。打破内心的寂静,寻求外界的源力获得对自身的肯定,持续这不齿的一切。宁静没有一片刻,即使是梦境也诸如此类。

没有用来肯定的信念,只有耳边繁杂而迫不及待的话音中夹杂了依赖般的小孩声,尖锐般的直刺进大脑,很静很疼。
于是我看见了一个挣扎的人形,无法言语,多说出一句,也令人生厌。不声不响,只待春暖花开。
平乏的依然没有主题,因为该有这主题的人像似丢了灵魂,残留的心智却还在继续。

140565

回复 (0)

› 尚无评论。

发表评论

允许使用的标签 - 您可以在评论中使用如下的 HTML 标签以及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引用通告 (0)

› 尚无引用通告。